来嘛再用力一点重一点 粗吗舒不舒服宝贝

虽然还隔着几步的距离,但罗希却仍可以清楚的看到老二老三那已经一柱擎 天的阳具,甚至可以看见那顶端分泌的透明粘液缓缓地滴下,仿佛就在眼前一般。  这并不是说他们有着超乎常规的尺寸,似乎又是一种奇怪的空间感觉。  老三把自己的阳具夹在胸罩(乳房?)间,然后罗希的鞋(脚?)飘浮起来, 被老三一口含住了拇趾。  老二则让自己的阴茎夹在连裤袜的裆间(股间?),然后前后不停地耸动着 下体。  老大则握着自己的鸡巴在她的小逼口摩擦着,另一只手则在她小腹间摩挲着, 时不时的玩弄两下那片芳草。  「怎样,美人,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吧。」  老大贴在罗希耳边吹着气,时不时地舔着她的耳垂和脖颈。  「哦,你们…嗯…你们…到底是…」  她的乳房不停地变换着形状,乳头弹跳着,时而画着圈,乳沟间一个柱状的 痕迹不断地移动着。  股间炙热的肉棒在阴蒂阴唇一线滑动的奇异感觉,而那根实实在在在她阴户 上摩擦的阳根在她的阴唇间摩擦着,时不时地浅浅地入侵她的桃源,却怎幺也不 肯深入。  玉足上,那湿润粘滑的瘙痒,更像是一种折磨。  「嗯…不要…求你们…」  一种酥麻的奇痒在罗希的全身回荡,冲击着她的神志,她开始扭动自己的身 体,也分不清是逃避还是迎合。  「呵…呵…大哥…」  老二老三停了下来,看着老大,语气里带着难以抑制的欲火。  「看来我的兄弟忍不住了啊,不过我们的小美女也准备好了吧。」  老大把手指放到罗希那还未被开垦过的小逼里转了转,带出了一丝透明的粘 液。  「哦…」  在洞口摩擦的坚硬终于开始向洞里挺近,那种熬人的瘙痒开始向罗希的整个 小腹聚集,罗希隐约觉得只要那个东西能够进来,这种煎熬就可以结束了,她把 全部的精神集中到了这里,开始期待那硬物的进入。  「啊…不要,你们不能…我还是…」  老大的阳具顶在了一层膜上,一种被撕裂的疼痛把罗希从那种忘我的体会中 拉出来,她开始挣扎,想要拒绝,「啊!」  两行清泪从罗希的眼角滑落,老大并没有给她继续挣扎的机会,而是放弃了 继续缓慢挺进的方式,用力地一插到底,阴道口那层肉膜的撕裂感,还有阴道深 处被强行扩张开来的疼痛,让罗希只能在惊叫中挣大双眼,做出一种疼痛到扭曲 的表情。  「不要啊!停下啊!快停下来啊!疼啊!好疼啊!」  老大把阳具一插到底后并没有停下,而是马上快速的抽插起来,即使刚才已 经被玩弄得几近丧失神志,可刚破瓜的罗希怎幺可能承受这种狂暴的摧残,剧烈 的疼痛很快取代了那种奇异的期待感。  随着老大鸡巴的进出,罗希小逼口的嫩肉也被不停地翻进翻出,老二老三也 能清楚地看清那沾在老大阳具上鲜红的落红。  而罗希唯一能做的只剩下哀求,哀求那在自己体内进出的东西能够温柔一点, 哀求上天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恐怖的梦。  束缚罗希双手的力量忽然消失了,她顺势向前倾去,而老大则一把掌握住了 她的双峰,不停地揉捏成各种形状,还不忘挑逗一下顶部的樱桃。  疼痛的极致是麻木。  罗希突然理解了这句话,她现在感觉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那腿间传来的 痛苦感觉只是一种名为疼痛的信号而已,她现在只能随着老大的动作前后晃动, 嘴里再时不时地蹦出几个代表这痛苦的音节。  「呜哇…哈…呜…呜…」  老大突然停止了抽动,把整根阳具深深的顶在里面,罗希缥缈的神志马上被 一股沖入桃源深处的刺骨冰凉所唤回,然后第二股,第三股…她甚至能清楚地感 觉出老大在自己身体里喷射了20次,持续了至少有10秒以上。  更可恶的是,老大在发泄完后却不把那根鸡巴抽出来,而是依然死死地堵住 了自己的小逼,那冰冷的液体在阴道深处堆积着,逐渐变暖,然后缓缓的灌到子 宫里。  啊,好涨,好多…应该刚才那时候鼓进了很多空气吧…罗希对自己现在居然 还有这样的思维感到吃惊和羞愧,但那些在自己体内缓缓流动的液体似乎清晰地 勾勒出了自己的整个私密器官。  阴道,子宫,这里是…是输卵管?!罗希随着那冰冷的液体好好复习了一次 生理科上的解剖学知识,不会怀孕吧…应该不会,这些是什幺东西都不知道啊。  罗希感觉自己的思维已经不受控制了。  「嗯…」  老大终于缓缓的将自己的阳具抽出了甬道,罗希喉间发出了一个淫荡的音节, 似乎有点不满足的意思,同时,「噗嗞…」,一股黏白的泡沫混着缕缕血丝从甬 道里喷了出来。  老大把罗希放在地上,摆成一个臀部高耸的倒v字型,这样他可以更清楚地 欣赏她小逼里慢慢流出股股红白相间的淫靡。  老大招来ol装里的衬衣,用内面清理了自己阳具上的血迹。  「弟弟们,可以咯。」  老大扫了眼看着瘫软在地的罗希发呆的老二老三,催了一句。  「嗷呜!」  两人发出一声奇怪兴奋的怪叫,又重新肏起了罗希的美腿和丰胸。  「嗯…嗯…」  那种折磨人的瘙痒又在罗希的身体里荡漾开来,她不安的在地上扭动着。  「呵…呵…啊~」  不知是刚才老大大战的刺激,还是之前玩弄的愉悦,老二老三的鸡巴很快就 吐出了浓白的粘液,却在空中飞行一段后立马消失。  罗希感到有一股股的冰冷的液体浇淋在自己的胸上,脸上,背上和腿间。  刚才那种瘙痒受到这冰凉的激引,突然爆发开来,罗希抽搐了两下,股间又 喷出了一股清液。  她知道,这是高潮。  羞耻,恐惧,期待各种情绪混合在一起,罗希已经不知道该是什幺表情了, 脸上剩下的只有木然。  「嗯…嗯…哦~」  老大环着她的腰,托起了她的臀部,粗大的阴茎又一次在阴唇上研磨,然后 缓缓深入。  也许是之前粗暴的扩张,也许是残留在甬道里的液体,反正罗希没有了之前 的不适,反而是得到了一种满足感。  「嗯…嗯…」  罗希开始随着老大的运动扭动着美臀,喉里也发出了一个个淫靡的音节,小 腹里也渐渐变的瘙痒,炙热。  「骚货,不愧是处女,真他妈紧。」  老大缓慢的抽动着,仔细感受着罗希紧致的甬道,「哦…还她妈的又热又滑 …啊…小骚货,肏爽了?都开始配合哥哥了啊…哦…居然还会夹逼,真他娘极品!」  「哈哈!」  老二老三放荡地笑了出来,老二在内裤的屁股缝间摩擦着鸡巴,老三则握着 罗希的鞋(足?)给自己打着飞机。  罗希听了着放荡的语言,愣了一下,随即又在笑声里沉入肉体的快感中。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足底那坚硬又柔软的阳具,还有臀缝里那只来回移动,还 时不时压在菊蕊上的男根。  「嗯…嗯…快一点…快一点…用力啊…」  罗希开始不满足于老大的缓慢抽送,奋力地扭动着下体,口里哀求着。  「快点干什幺,用力干什幺?」  老大却故意贴在她耳边说,却仍是我行我素的缓慢抽插着。  「…」  罗希沉默着。  老大索性抽出了鸡巴,只在她小逼口摩擦着。  老二把龟头顶在菊蕊上研磨着,老三则再一次握住了她的乳房。  「不要!给我,给我!」  罗希对自己的反应很是吃惊,却不得不忠实于自己的身体需要。  「给你什幺,说啊,要我们给你什幺…」  老大在罗希耳边喷着热气,「是不是要我们给你大鸡巴?」  「嗯…」  「是不是要我们肏你」  「…嗯」  「是不是要我们肏翻你!」  老大加重了语气。  「是!」  罗希再也受不了那种瘙痒的折磨了,终于开了声。  「那就说出来啊,宝贝。」  老大重新在耳边吹着热气。  「我…我…我要你们的大鸡巴,我要你们肏我,我要你们用大鸡巴肏翻我。」  罗希终于崩溃了,开始无耻淫荡地哀求起来。  「听不见啊。」  三人似乎还是觉得不过瘾,同时说到,声音交杂在一起,混合着一种戏虐。  罗希只好大声地重複,用尽了仅存的气力喊了出来,甚至在车厢外都能听到。  窗外的风大了,荒草唦唦的叫着,乌云遮蔽了整个月亮。  「啊…啊…用力…用力…嗯嗯嗯…哦…哦…呜哇…啊~啊~哈…」  老大终于用阳具填补了罗希的空虚,老二老三又重新舔弄起罗希的胸罩和内 裤,在被人肏着小逼的同时又被舔舐着乳头和阴蒂,这估计是任何女性都无法体 会到的感觉,罗希终于又一次地泄了身。  老大还是奋力的抽动着,时快时慢,时浅时深,有时还顶在她的宫颈口上画 两个圈圈。  只体会过按摩阴蒂的罗希已经完全被这种抽插征服了。  「不要,那里…那里不行…」  罗希看见老二把他的龟头顶在了自己的菊蕊上,然后开始用劲向里送去,终 于有了一丝清明,「啊…呜呜~」  菊蕊的扩张,疼痛远超过前门,罗希痛苦地叫了起来,更加凄厉,却突然被 打断,那是老三将的阳具插进了她的嘴里。  一股腥臭串进她的鼻腔里。  老二扶着悬浮着的内裤,粗壮的阳具在空气里时隐时现。  老三则是虚扶着什幺,鸡巴也消失在空间中。  「呃…呕…」  罗希的嘴张着,喉间难受地干呕着,腮部时不时地鼓起,虽然别人什幺也看 不到,但完全可以想像出一支粗壮的阳具在那里进出。  她感觉老三的鸡巴每次都深深地捅进自己的喉咙,在她快喘不过开的时候又 及时拉出。  肛门空空地打开着,时不时的翻进翻出,刚开始被强行扩张的痛苦逐渐被习 惯,反而变成一种特殊的快感,进出间乾涩的不适感也被小逼里溅出的淫水缓解。  这就是肛交的快感吗?罗希在迷失中冒出了疑问。  老大和老二配合地甚是默契,如果有一个人能看见他们的鸡巴在罗希甬道里 出入的情况的话,他就会发现那一出一入的频率正好保证了在每一个时刻都会有 一条甬道被扩张,另一条又重新闭合。  这样罗希可以清楚的体会到来自前后两处的快感。  而老三明显就缺乏经验得多,他只会抱着罗希的脑袋不停地抽送,似乎把她 的嘴当成了小穴,完全不去顾及罗希的感觉。  三洞齐入的感受,就算是经验丰富的荡妇也无法承受,何况是初经人事的罗 希?她现在能做的只剩下喘息,还有喉间时不时发出被压抑的快感音节。  哦,当然还有忠实于身体感受的无尽高潮。  车厢外似乎都能隐约听到肉体碰撞和淫水被搅动的淫靡之声。  风渐渐的盛了,唦唦的声响像是有无数的冤魂围着这辆夜班公车打转,带着 一种难以名说的焦躁。  3夜车旷野  「呵…呵…呵…呵…」  老三开始发出了沉重的喘息,老二老三的抽送节律也开始变乱。  「呜…咕噜…喀…咳咳…咳咳…」  老三终于在罗希的嘴里喷射出来,瞬间涌入口腔的大量冰冷的液体让罗希不 得不吞咽下去一些,另外还有一些倒灌出鼻腔和从红唇和大屌的缝隙挤出。  老三的鸡巴从新出现在他的身体上,但喷射出的液体却在空中飞行一段后消 失,然后出现在罗希的脸上,头发上。  罗希无暇躲避,她只能低着头,不断的咳出呛到喉里的液体。  老三在喷射完后跌坐在地上,疲惫地喘息着,飘浮的胸罩和鞋也落在了地上。  「嗯…哈…哈…哈…呜哇啊…啊…」  努力喘息的罗希突然抽搐后叫了起来,两股冰凉的液体沖进自己的直肠和子 宫,潮水般的快感涌来,她终于又迎来一次极致的高潮。  老大和老二一下将阳具抽出甬道,大量的液体浇淋在罗希的背上,腿上。  然后二人向后跌去,连裤袜和内裤也无力的散落在地上。  罗希就瘫软在地上,小逼和菊花里慢慢地流出乳白的粘液,其中还夹杂着点 点血迹。  老大抓起她的衬衣,把粘在阳具上的分泌物抹了上去,然后就靠在一边喘息 着,而老二老三则分别用内裤和胸罩仔细地清理了男根。  没有人再去理会罗希满头满背的精液。  车厢里只剩四人此起彼落的喘息声。  罗希的神志慢慢的恢复了过来,她发现那三个「人」的身影变得模糊,不再 像刚才那样清晰,而是被黑暗的阴影给笼罩了进去。  他们已经精疲力尽了。  不知为什幺,罗希突然有这幺一个感觉。  力量慢慢的回到了身体里,她在偷偷地寻找她的手包,她的手机应该就在里 面,只要拿到,然后跑出去就能求救了。  虽然不知道这三个是什幺,但至少有希望离开这里!她突然跳了起来,沖到 原先的座位拿起来手包,然后奔向车门。  老大似乎想要阻拦,却挣扎了两下又重新坐回了地上。  沖出车门的罗希只感到一阵阴风扑面,一股凉意席卷了全身。  夏末怎幺会有这幺凉的气温?疑问闪过却马上被抛开了,现在首先要考虑的 是逃跑,所以她甚至不敢冒险去老二老三那里拿回衣物,只能在旷野里裸奔。  她看了看天,朝着一个有亮光的方向跑去,同时低头在手包里翻找着手机。  「哎呀!」  有什幺拌了罗希的脚,她向前跌去,重重地摔到地上,手包丢出,她的口红 滚落了出来。  坚硬的杂草刺着她暴露的乳头,一种奇异麻痒在身体里散开。  罗希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发现似乎被什幺东西缠住了身体,她翻过身来却惊 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飘浮了起来。  「什幺…不!啊~」  罗希绝望的感觉到又有什幺东西分开了她的阴唇,然后一个冰冷的东西插进 了自己的小穴。  然后菊门也再次被攻破,手上也被迫握住了什幺,连脚也被迫夹住了一个冰 冷的棒状物体,最后口腔也被同样的冰凉给填满。  「呜…呜…不要,放开,放开我!」  罗希奋力地挣扎着,奇怪的是她居然还能发出声音。  「为什幺要挣扎?」  旷野中响起了一个奇怪的声音,那是好像有千百人同时在说话的混响,「你 不是在求我们肏你吗?为什幺要挣扎?」  这样的场景让罗希觉得更加恐怖,她真真正正的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刚才的 经历如果还能解释是被「人」的话,现在的她完全看不到任何身影,只能感觉到 有无数的手在自己身上轻薄着,无数的声音在耳边喃呢,阵阵冰冷的凉风在她的 耳边吹拂。  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在三个甬道里不停抽动的鸡巴们,没错,就是複数,罗 希能清楚的感觉到每个甬道里的阳具的不同,短粗的,细长的,入珠的,扭曲的, 总之是数不胜数,她的每个甬道居然同时被无数的阳具侵犯着!为什幺有的女性 喜欢用电动阳具自慰?因为那种在体内搅动,变形的感觉是任何男人的阴茎都无 法模拟的。  为什幺有的女性喜欢和宠物做爱?因为动物们抽动的速度和性爱中的体力是 任何男人都比不上的。  罗希的脑袋突然闪过之前看过的文章,然后就彻底迷失了。  她的神志里只剩下被蹂躏的身体和被侵犯的甬道。  艰难的呼吸让我们的美女翻起了白眼,并不是因为在她口腔里抽插的阳物, 相反,佔据她口腔的阳具似乎完全不会影响她的呼吸,甚至她能够时不时的发出 几个无意义的位元组来表达她沉浸于肉欲的兴奋。  无数的鸡巴在甬道里的侵犯并不是以一种统一的规律,而是以完全无规律的 方式在不停地进出,所以在罗希感觉上就是不断在改变形状的鸡巴在自己体内以 一种极快的频率抽动着,她只能借着极短的间隙吸入少于空气,然后又马上被深 部的撞击顶出去。  罗希的喉间只剩一种类似哭泣的呻吟,那是气流在喉间快速出入摩擦带出的 无意义声响。  偶尔她也能感觉到一股股冰凉的液体灌到自己的身体里,浇淋到自己的身体 上,以及腹部传来的一种逐渐鼓涨起来的不适。  罗希翻着白眼,满是精液的脸上扭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像是愉悦,又像是 痛苦,其实这只不过是在被无尽高潮冲击下的肌肉扭曲。  她不停抖动着的身体,两个白嫩的丰乳上下摇摆着,上面满是白浊,甚至有 一些在乳尖集聚成滴,然后拉着丝滴落到地上。  「嗯,嗯,啊,啊,啊…」  身体里的冲击越来越少,而她的肚子确越来越鼓,最后只剩下一只又粗又长 的鸡巴在小逼里冲突着,罗希终于可以发出几个可以辨别的声响,但随着每次的 冲撞,都会有一点白色的粘液从口腔里咳出。  「咦呀…哈…哈…」  罗希像是犯了羊癫疯似地抽搐起来,浑身剧烈地颤抖着,嘴里也不知在叫喊 着什幺。  原来小逼里那最后的一支鸡巴重重的顶在了深处,然后罗希就感觉有有一支 高压水枪在身体里喷射,一股股强劲冰凉的水柱狠狠的冲破了宫颈,撞击到了子 宫壁上,那个勇往直前的劲头,好像还要继续向上,直接从她的嘴里穿出。  在剧烈的冲击下,罗希最后一次达到了高潮。  扑通,悬浮着的罗希摔到了地上,不停地抽搐着,一股股白浊的液体从嘴里, 小逼里,菊门里涌出。  她的肚子像是狠狠的吃了一次大餐一般鼓涨着,头发上,脸上,身上已经找 不到有任何没被精液覆盖的地方。  她现在什幺也不知道了,只有每一次的肌肉痉挛回荡起的异样感觉能让她知 道自己还是一个活着的生命。  「嗡嗡,嗡嗡」  胸部突然传来一阵阵有节律的振动。  「主人主人,起床啦,起床啦!」  恍惚中罗希听到了一阵熟悉的铃声,她睁开眼,发现自己正靠在窗上,外衣 胸口的手机正响着不停。  「叮咚,xx花园到了,请乘客们拿好自己的行李物品从后门下车。」  也许是过度疲劳的后遗症吧,罗希暗暗地想。  她感觉整个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昏昏沉沉的下了车,几乎是凭着本能慢慢地摇晃回了家。  还好明天不要上班,不管了,先睡一觉。  来不及,或者说根本不想更衣洗漱,罗希一进门就扑倒在床上,呼呼的睡了 过去…  完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古古影院_,

古古电影www.ku2.cc打不开了,最新的地址是什么? 最新的地址是www.2217.cc 备用地址是:ww […]

色小妹在线

妹妹给哥哥发(色)情图片 怎么处理 这个很正常,是孩子的好奇心趋使她这样做的,她现在只能感觉到好奇,好玩,没有 […]

韩国电影年轻的

韩国电影一个男孩在厨房干一个女 很多韩国电影都有这情节。比如 《年轻的母亲3》是由Noh Seong-soo执 […]

午夜老爹

午夜老爹的介绍 午夜老爹(Papa Midnite)是《Hellblazer》(地狱神探)漫画中的反派人物之一 […]

狠狠干in

c.0m2016最新版狠狠的干 您好 以下是各客户端的版本 PC: 版本:8.1.17216.0 大小:53. […]

dj影院

有没有下小电影的网址? 第一位:蓝精灵 免费电影( http://www.crafts2.com/) 可能是中 […]